追蹤
純情式神飼養法
關於部落格
你也想養一隻式神嗎?
  • 3514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1.《純情式神飼養法 01》原作◎鶇

是啊,共渡一生!陸家爸爸的式神是隻外型威猛的老鷹,陸家媽媽的式神是隻可愛的燕子,聽說兩人當初就是因為擁有同樣是鳥型的式神,才會在認識後進而相戀的。 老鷹和燕子這一對式神,一直是陸家兄妹的好玩伴,陸羽從小也就想好自己的式神要是什麼模樣──爸媽的式神都是鳥類,自己的當然也要是!看著鳥類圖鑑上那像老鷹一樣勇猛、卻又雪白優雅的白色大鷲,他在十歲前就一往情深的選定了牠,還威脅妹妹不可以和自己搶。 沒錯,這麼帥氣的雪白色鷹鷲,才是陸羽心中最想要的式神。就連睡著了都會做夢夢到,那雪色鷹鷲停在自己手臂上頭的模樣;每每想起,陸羽就會滿心期待起自己召式的那一日。 但天算不如人算,陸羽那知道,在進行解印儀式的那一天,自己暗戀許久的熟女老師,在和同事們聊天之時,指著一本滿是型男的男性時裝雜誌,說自己喜歡的是這樣腿長臉好帥的英俊男子,最討厭那種身高不滿一百七的半殘啦──! 最討厭那種身高不滿一百七的半殘啦──! 最討厭……! 這句話簡直像雷一樣的劈過陸羽的腦袋,之後的一整天,陸羽耳邊不斷的迴繞過這句話,心如刀割,簡直是慘到不行。 對不起喔,小的我身高就是不滿一百七,一六八可以嗎?這也是個很吉利的數字啊!而且我每期統一發票都會中一萬呢!為什麼一定要一百七,難道妳以為我不想長高嘛? 含著眼淚,陸羽恍惚的記得自己懷抱著失戀的痛楚少男心,搖搖晃晃的回到家中,滿腦子都是雜誌裡那些腿比自己不知道長上幾倍的電眼帥男,痛不欲生。但家裡的人卻以為他只是因為要召式所以太緊張了,嘻嘻哈哈的喊著生日快樂,就把他給拖到院子裡、丟進召式的法陣之中。 所以打開封印的時候,結果可想而知。出現在陸羽面前的,是個身高一八七的電眼帥男。 父親的下巴當場因為驚嚇而脫臼,母親臉紅的驚嘆一聲,至於他親愛的小妹陸瑕帶著滿眼的星光,說了一句要命的關鍵語。 「哥,原來你喜歡這種型的……。」 最好是我喜歡這種型的你!不知道腿這麼長的都是我的敵人嗎! 只可惜陸羽心底吶喊已經沒有人能聽得到了,爸媽七手八腳的替眼前的男人披上衣物,不顧眼前已經快要掉下眼淚的兒子;之後父親大吼了起來「名字、他的名字呢?快說出來!」 「我原本想要的是一隻白鷲啊──!」 「那就叫他白鷲。快點把咒文唸完!」 「……吾名乃是陸氏宗族之三十四代陸羽,賜汝名為白鷲,當服從我命……,」 在咒語念完的瞬間,地上的圖陣也隨著與式神契約的完成而消失,那被陸羽所招喚出來的男人,右後背上也印上了代表契約的朱紅色刺青。 陸家式族人在人生之中最重要的一個儀式、就這麼結束了。陸羽恍恍惚惚的笑不出來,總以為這是一場夢、想要逃避自己所招出來的式神──自己的式神,居然是這樣的一個男人。 而且完全就是──自己的天敵模樣!是一個超級帥哥啊! 可惜這不是夢,此刻、親密的黏在陸羽身邊撒嬌,樣子看來非常開心的男人──陸羽的式神、白鷲,他用心的和陸瑕學起剝蛋殼的技巧,津津有味的吃起了陸羽煮的茶葉蛋。 「哥,他喜歡吃茶葉蛋耶。」 陸羽親愛的小妹陸瑕,好奇的再遞了一個茶葉蛋給眼前的帥男。白鷲笑的開心,表情和個孩子沒有兩樣。剛出生的式神就像是剛出生的嬰兒,所有的事情都不懂得;雖然他們可以學的很快,不過所有的事還是得從頭教起。 如果是鳥或是小貓小狗,慢慢教就行了,但如果是人嘛……就連教他吃東西都很麻煩了。只看到陸瑕像餵寵物似的,讓白鷲把蛋殼剝得到處都是,陸羽不禁煩躁了起來。 「妳不要亂餵他吃東西啦!」猛然想起一個人一天不能吃太多蛋,陸羽一把搶過了剩的茶葉蛋,包上保鮮膜後丟進冰箱。看著陸羽斜著眼、彷彿在說著『不准吃』的模樣,白鷲露出了深受打擊的表情,卻又不敢反抗。 「那要不要吃鐵蛋?很香喔!」 「要命,妳會害他噎死。」 「哥你真的很小氣──。」 再度搶過陸瑕手中的一整袋淡水阿婆鐵蛋,搞不懂為什麼陸瑕要一直餵他吃怪東西;他連茶葉蛋都不會剝了,還吃鐵蛋哩。 不過陸瑕越玩越開心,笑鬧著拍起雙手,似乎玩出心得來了。 「哥,你看他真的好好玩喔,長的又帥。你快點教他講話啦,這樣我可以帶他出去玩耶。」 「……妳少無聊了。」妳肯定是想把他當成男朋友,拿出去和朋友炫耀吧。人家都還不會講話,妳就急著要把他帶出去,是要做什麼男友養成計劃嗎? 但才這麼在心中嘀咕起來時,房間的門磅的一聲打開了。 「嗨,兒子!」 陸羽親愛的老爸老媽,滿臉歡樂的拿了一堆的衣服和棉被進來;咚咚咚的就擺滿了整個房間,笑道。 「我們家沒有多的地方給他睡,剛剛看了一下,客房還要整理實在是來不及。正好你也要教他啊,你是他的式主,所以你們就睡一起吧。」 「啊?」 睡……睡一起嗎? 陸羽戰戰兢兢的轉過半個頭去,身旁的白鷲、很開心的接下了陸媽媽給他的枕頭。 □□□ 一大早就用力的把白鷲給踢下床,白鷲發出嗚咽一聲,然後被陸羽給狠狠踩過。 「睡一起就算了、不要抱著我睡啊!」 暖呼呼的睡到了日上三竿,迷糊中還想說今天的棉被怎麼特別柔軟,腦袋一醒才發現原來是白鷲整個人正黏在自己身上睡。 記得昨天晚上,陸羽丟了一份枕頭和棉被到地板上,叫白鷲自己在床邊打地鋪睡覺。但白鷲好像不太懂陸羽要他待在地上做什麼,雖然棉被很暖,枕頭也很軟,可是他根本不睏,結果呆呆的坐在床邊發愣,望著陸羽猛看。 這下子本來不想管他的陸羽,也睡不著了;原本想罵白鷲、叫他乖乖睡覺,但好一會兒之後,陸羽忽然發現自己好像很壞。 這傢伙的外表,就算看起來是個成年男子,但內心卻是個剛出生不久的孩子啊。雖然心底很埋怨自己召到了奇怪的東西,但畢竟……。 「好啦、你上來……來,睡這邊。」用力的把丟在地上的棉被拉上床、拍乾淨,陸羽的心一橫,捉著白鷲的手、把他拉上了自己的床。 畢竟、不用對他這麼壞。 雖然不曉得式神的心裡都是怎麼想的,但靠在陸羽的身邊,他看起來安心多了。像是小動物在找母親的感覺嗎?陸羽挪了挪身子,決定暫時忍受這張擁擠的單人床。 不過一大早醒來的情景實在是太糟了,這傢伙是怎麼回事啊──!惱羞的陸羽只看見自己被一個英俊男子抱在懷中睡了整晚,完全忘記這位男子其實是自己的式神。 式神的個性都很不同,有些愛撒嬌,有的很冷淡;很明顯的白鷲是屬於前者。但現在的陸羽寧可他──最好是離自己三百公尺遠比較好。 「啊,都中午了。早餐沒有了啦!」 雖然不想理會被自己踢下床的白鷲,但也不能就這麼把他丟在房間裡。轉頭看過他,卻是一副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模樣,皺著眉頭、有些不悅的往陸羽的身上望去。 然後,大手一抱,把陸羽又撈回了自己的懷中,臉頰蹭了兩下以後;拉回棉被捲回去睡。 ──這、這以後要怎麼辦啊! 忽然間,陸羽發現,他似乎是把自己當成抱枕了。 「快、我教你穿衣服,鈕釦要這樣開。你做一次看看。」 不滿的發著脾氣,口中唸著,陸羽卻也只能掙扎的把白鷲從床上拉下來,撐起耐心好好的教起白鷲。拖著他在房間中與浴室間奔波了一陣子,他果然相當聰明,幾乎所有的事情全都能一學就會,不用陸羽再講第二次。 昨天晚上爸媽拿了一堆的衣服進來給白鷲,似乎是陸羽爸以前的舊衣服;陸羽爸的身高和白鷲差不多,衣服穿起來幾乎是剛好。 雖然都是襯衫或是運動服之類的……不過從其中挑出幾件滿意的替白鷲做搭配,再替他把頭髮抓一下造型,嗯,陸羽滿意的望著眼前帥氣乾淨的白鷲,心裡一陣得意。 「不對!我在得意什麼啊,把你弄的這麼帥,我的鋒頭都被你搶盡了啦!」 用力的跺腳氣憤自己的愚蠢,白鷲卻呆站在一旁對陸羽投以擔心的目光。陸羽還來不及反應過來,整個人又被白鷲給圈進懷裡輕蹭。 「快放手啊──不要再撒嬌了。」 不知道白鷲究竟是從那裡學來的動作,但他似乎很喜歡黏在陸羽身旁。 像小貓一樣,喜歡貼著自己的母親?想不透,但只差沒有把陸羽給抱起來吻了。陸羽長這麼大還沒有和別人這麼親膩過,現在想想還真有點不習慣。 「好了、不準摟摟抱抱──我們去客廳吧,我找點東西給你吃。」 不確定白鷲能吃些什麼東西,不過很明顯的,昨天他已經吃掉好幾顆的茶葉蛋了。 而且表情還一副好吃的要命的感覺。那今天就給他吃茶葉蛋加茶泡飯好了,反正自己是做茶葉蛋的高手──在便利超商打工時學的絕活,陸羽的茶葉蛋在家裡大受歡迎,老媽不時還要他多做幾鍋,拿去分送鄰居好友。 做茶葉蛋其實也沒什麼難的,就拿電鍋把蛋丟進去,再丟香料包,很快就煮好了嘛。說什麼還要注意水量和時間的……嘖嘖,有這麼深奧嗎? 拖著白鷲走出房門,還沒走到客廳,遠遠的就聽見了老媽在接電話的談笑聲;從二樓的樓中樓往下望,老爸正在落地窗外的院子裡餵那一對老鷹與燕子,而陸瑕翹著腳在吃零食看電視。老媽的電話講的正高興,聽起來是某些親戚打來的。 「唉呀……,那怎麼好意思呢,我家那笨兒子不成材啦,還要勞煩嬸嬸您幫幫他呢!什麼?要送水蜜桃給我們當賀禮……?」 一聽就知道,肯定是打來恭喜自己滿二十歲、受領式神的電話。這麼說來老媽已經把自己領了一隻……這樣的式神的事情,講給所有的親戚聽了? 「天啊!媽!妳別再講了!」 陸羽感到一陣暈眩;腦海裡再度想起小時候從長老那邊聽來的教訓──式神是要跟著你一輩子的。 不管是長的什麼樣的式神,都要好好的珍惜使用。 這麼說來,我這輩子都要和這個──帥到無法形容的男人,住在一起一輩子了嗎?珍惜使用,是要使用什麼? 對啊!是要使用什麼啦,抱來抱去嘛?昨天無地自容的心情、又悲慘的爬上心頭。但樓下的陸媽媽聽見兒子打斷自己講電話,陸媽媽放下電話,不高興的轉頭抱怨,雖然臉上的表情還是笑得燦爛。 「厚、小羽你給我安靜啦,嬸嬸說要找你表哥帶水蜜桃來給我們!你快來和嬸嬸說謝謝,還給我睡到這麼晚才起床……」 看到沮喪的掛在二樓扶手上的陸羽,陸羽媽叨叨的唸了起來,但才沒唸上兩句,就變的眼睛一亮,像是見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,就連雙頰微微泛上淺紅。 疑惑的延著母親的視線回望,果然、陸媽媽的眼裡所望向的,是自己身邊的白鷲!白鷲一下子看見大家都朝他這邊望,露出了些疑惑卻不知所以然的表情。 「喔……我的天啊……這是我們家的白鷲嗎?這真是太英俊啦……。」 連手裡的電話都要滑了下來,陸瑕的視線也從電視上移開,手中的零食掉了下去,不可思議的也往陸羽的方向望。。 所謂的驚為天人,就是這樣的表情嘛? 「哥,我覺得他可能是你這輩子裡,最好的成就了。」 望著繼續黏在陸羽身邊的白鷲,陸瑕的語氣中帶著深深的憐憫。就算陸羽已經沮喪得覺得自己快要暈倒──遙遠遙遠的只聽見,老爸開心的喊著: 「喔!這個兒子長的比較像我呢!」 老爸,這真是夠了。陸羽的心底也只能默默的吐嘈道。只是不管倒在走廊上頭的陸羽,陸媽媽轉頭又繼續講起電話: 「所以說,唉呀,嬸嬸你說子甫已經在台北了呀,他剛好來台北工作是嘛……,那我知道了,我叫小羽去旅館找他,順便叫子甫教教他怎麼當個好式主嘛。」 原來身在臺南的嬸嬸,早就算好陸羽生日的日期,本來想要寄一箱水蜜桃上臺北給陸家、當成陸羽的生日賀禮,但正好嬸嬸的姪兒要從花蓮上臺北工作,前幾天就托他順路帶了上去。 只是那位姪兒,也就是陸羽的遠親表哥,似乎因為工作太忙的關係,現在還沒有把水蜜桃送去陸家。 於是陸媽媽和嬸嬸東聊西扯、在三分鐘後,陸羽寶貴的假日──二十歲生日過後的第一個假期,就被兩位媽媽給敲定了、要他帶著白鷲,一起去找北上工作的表哥拿水蜜桃。 有種幻想破滅的感覺,小時候的陸羽總會幻想著自己拿到式神的那一天,要帶著超帥氣的大白鷲去和同學們炫耀,但現在的自己卻只能帶著一名模特兒似的俊美男子──還不是個美女,去找出差中的表哥拿鄉下帶上來的水蜜桃、那要命的水蜜桃竟然還是自己的生日禮物。 話說陸羽和那個叫做姜子甫的表哥交情還算普通,兩人小時候在一起玩過,但長大後便鮮少連絡。 子甫表哥比陸羽大上八歲;八年前他受領第一隻的式神,之後因為修行的成果卓越,在三年前再度受領到第二隻的式神。基本上式神的數量是以個人的能力來做決定,但就算是近百年來,能升格領取第二隻式神的人,也幾乎是沒有。 能夠修行到這樣的程度,在他們的家族中算是非常大的殊榮,這當然也和姜子甫本身的能力特殊有關,族裡的長老很希望能讓他多多發展潛能,好留下一些可用的紀錄。 表哥是個好人,在族裡也算是一等一的強者,但遺憾的是、他是個超級怪人。他當年在受領式神之後,就完全變了一個人;後來雖然心結解開,卻變的更怪更怪。 約在捷運附近的咖啡店見面,陸羽頭一次將白鷲帶出家門。原本爸媽覺得不必帶白鷲出去,畢竟他現在還不會講話,行為也和個小孩子一樣──他才剛出生沒多久。可是白鷲只要一看見陸羽離開自己身邊,就會露出微略慌張的表情。 就連陸羽離開他的視線換個衣服,他都急得在門口拚命打轉,最後陸羽不得已,也只好勉強的帶他出門。臨行前狠狠的警告他,不準亂跑、不準惹麻煩!不曉得他是不是真聽懂了,只見白鷲非常深情的看著懷裡的陸羽,很滿足的點了點頭。 看他的眼神,陸羽更加肯定,其實他根本是有聽沒有懂。 「哥、我想他是愛上你了。」陸瑕很不客氣的判斷道。當然立即被陸羽給罵了一頓。 看白鷲現在的狀況,他這麼黏著陸羽,會丟在街上是沒可能的,就算陸羽要把他扔掉,白鷲也會慌張的追上去吧?於是在他口袋裡塞上寫了姓名地址的小紙條後,家裡的人也決定讓陸羽帶他出門走走。但陸爸爸吩咐陸羽千萬要小心,畢竟白鷲身上有著什麼樣的能力,大家都還不很清楚。 式神各自都有他們的特殊能力,一開始當然大家都不會曉得他們擁有什麼樣的能力,家族裡的規矩是,在一個月內將式神帶回老家給長老過目就行了,而陸羽的家族中一向沒有具有危險性的式神存在,老家那邊也很放任,不怎麼管他們。 不怎麼管,但也不能不提防,只是看著白鷲那副單純的模樣,與其擔心他會傷人,不如擔心他會被人拐走、似乎還比較實際一些。 「路上小心喔,不要被女孩子們搭訕呦──。」 「謝謝你喔、老爸。」 想也知道,被搭訕的人不可能會是自己。陸羽氣呼呼的關上門走掉。但還沒走出家門幾步,陸羽就遇到了第一件難事。 白鷲老是仗著自己的身高,想要把陸羽圈在懷裡不讓他走遠,簡直像是個幼兒一樣;可是這樣怎麼走在大街上啊?就連路邊經過的阿伯都對他們倆個指指點點。 「……現在的小孩子真是不得了喔,」阿伯掩著嘴,還把自己身邊的老伴一起拉來看,兩個老人家竊竊笑笑。 差點沒把陸羽氣死。不要把我們當成……情侶啦!扳開白鷲的手,陸羽決定這次要以式主的高姿態來好好教訓他;對嘛、式神本來就應該好好管的──! 「喂、你聽好、我不管你聽不聽的懂,總之不準在路上抱我──不準──!」 白鷲愣愣的放開陸羽,有點不知所措的模樣。 「你聽的懂就說好。」 可是白鷲完全沒有回答,他很認真也很疑惑的望著陸羽,但就是沒有開口。 「咦,等等,你說一聲好給我聽──隨個發個聲音給我聽也行。你知道要怎麼說話嗎?」 該不會他不會講話吧?還是他是個啞巴?可是陸羽明明記得今天早上踩過白鷲的時候,他有發出一聲慘叫。這麼說來他並不是啞巴,但不論陸羽怎麼和他表示『發聲』這個動作,白鷲都只是皺著眉頭沒有反應。 「你會說好嗎?」 白鷲還是一副困擾的樣子,沒有回答。 「這是怎麼回事呀……。」 改成折衷的方式──牽著白鷲的手走著。長這麼大除了爸媽的手以外,陸羽還真的沒有和別人手牽手走在街上的經驗過。好吧,他承認自己沒有交過女朋友,當然也不會和同學手牽手走在街上……對啊,女朋友都交不到了、誰要和那些人手牽手走在街上啊! 意外的不自然,加上周圍人們的目光,陸羽的心裡是越來越忐忑不安。直到上了捷運,把白鷲丟上坐位之後,他才覺得鬆了一口氣。 白鷲貼在捷運的車窗玻璃上,很好奇的往外看著那些快速流動過的景色。但沒看多久,開心的樣子卻一下子收了起來;他竟轉身尋找起了陸羽放開的手,之後很緊很緊的握住他的手腕、不肯放開。確定自己把陸羽給捉得牢牢的之後,才又回頭去看那些窗外的風景。 有些微涼的大手,陸羽無趣的抓起他的手來玩;忽然間,心裡有種莫名的不可思議感。 如今的自己居然已經二十歲了,而身旁的他竟然是自己的式神。 還蠻不可思議的,以前總覺得是大人們才能擁有的東西,現在自己也得到了。 雖然自己得到的式神、的確讓自己有點難笑,不過就試著去接受吧。同樣也回握過白鷲的手,兩人的手心相貼,莫名的、陸羽感到放鬆許多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