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純情式神飼養法
關於部落格
你也想養一隻式神嗎?
  • 3514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《純情式神飼養法 4》試閱

他不曉得那個人是誰,不過對方穩穩的握住自己的手,雖然身處於黑暗之中,卻意外的能夠感到安心。 有好幾次,在夢裡察覺到這些事情的陸羽,拚命的開口想要問他究竟是誰,只不過每次不管怎麼大喊,那個人總是帶著笑意,卻不回答。 『好痛……』 直到那天,夢中的那個人悄悄的呻吟出來的時候,陸羽才忽然驚覺到,這個人究竟是誰。 他全都想起來了,就是那一個晚上,住在台南的嬸嬸家的的時候,在自己的夢中出現的那一個少年。 還有那一個,在自己受傷之時拉住自己雙手的那個人。他們是同一個人,而如今的他,出現在陸羽的夢中。 自己是被奇怪的幽靈給附身了嗎?陸羽以前從來沒有過被幽靈附身的經驗,也不曉得被附身究竟是什麼感覺;式族的人們,對於幽靈鬼怪之類的附身,有很強的抵抗力,從來也沒有式族的人們會碰到這類的問題,那他究竟是誰……陸羽也覺得相當的奇怪。 要是能夠知道他的名字就好了。也許能夠問他一些問題…… 這麼想著,也試著去和他問話,可惜陸羽的努力,往往只落得在夢裡回音的下場。那個在夢中的少年,從來也沒有回答過他;只是一如往常的守在夢中的陸羽身邊,輕輕地握住他的手。 『哲月……』 唯一一次聽見他說出別的話的那時,陸羽卻恍惚的醒了過來。 醒過來的陸羽望著天花板,覺得全身毫無力氣;眼裡見到白色日光燈掛在天花板上,每隔一段距離就裝上一盞,漸漸的,隨著聽覺和意識的恢復,各種喧鬧不已的聲音湧入陸羽的耳中,隔壁的小孩在哭、前面病床上的女人在對著電話大罵……這個地方吵得讓人感到心煩。 身穿著白色套裝的護士們,快速的經過陸羽的眼前之時,陸羽開始聞到消毒水的氣味。眼角的餘光中,撇見了綠色的簾幕掛在四周。 這裡是醫院,剛才的事情是夢境…… 那個人最後說了什麼話? 為什麼他會叫哲月哥的名字? 他聽得很清楚,少年口裡所說的名字,是陸羽所認識的那個哲月,絕對不是其他人。是睡迷糊了,所以把現實的東西混進夢境裡頭了嗎?所以才聽見哲月的名字? 不過、為什麼自己會躺在急診室裡呢?吃力的想要挪動身體,卻完全沒有辦法動彈。無助的眨了眨眼睛,只見到一名護士匆匆忙忙的衝了過來,近看了陸羽一眼、確認了他的狀況以後,邊走邊喊的迅速離開,但她的聲音聽起來卻好遠好遠。 她好像是去找醫生了,之後聽見護士說著請醫生過來之類的雜音……陸羽淺淺的吸了口氣,身體似乎沒有疼痛的地方,但卻動不了;企圖尋找起身旁是否有認識的人,但勉強的歪過頭去,卻只能看見,一雙有著白皙手腕的雙手──正握住自己的手。 纖細的手腕上,戴著一只紅繩繫起的玉飾。 很漂亮的翡翠玉飾,戴在這隻手腕上正好;看著這著景像,陸羽似乎模糊的想起了一些事情。 一時之間有些難以釐清,而這事情大概得從好幾天前開始講起;這雙手的主人,她的名字…… *** 那一天,一大早醒來的陸羽就和白鷲吵架了。 並沒有吵得很兇,小妹陸瑕因為已經出門上課去了,所以沒有看到當時的情況;不過陸媽媽和還沒出門上班的陸爸爸看了都覺得莫名其妙,不曉得兩人是在吵些什麼。 昨天晚上不是還好好的嗎,怎麼今天一大早就吵架? 「白鷲,不行,你不可以……」 「到底不行什麼啊?」陸家爸爸咬著奶油土司,默默地看著站在兩樓樓梯上面,和白鷲吵得很大聲的兒子,不禁皺著眉頭接了話。 對陸家爸爸而言,等等他就要出門去上班了,現在正在享用他每天只能吃一次的愛妻早餐。 而妨礙他吃「愛妻早餐」的傢伙,就算是自己兒子也不可原諒!不過在這個家裡始終威不起來的陸家老爸,儘管的不滿的吼了回去,卻也只得到兒子的一句抱怨。 「老爸你很煩耶!不要吵啦!」說完之後,遠遠的又聽見陸羽繼續和白鷲不曉得在吵些什麼的聲音。 嗚嗚……深深地想要檢討自己身為父親的威嚴到哪裡去了,陸羽的爸爸沮喪的把土司一口吞下,猛灌下果汁想要平撫自己傷心的情緒。但他還沒來得及沮喪完,手裡拿著鍋鏟的老婆大人已經不滿地走出了廚房,老婆大人身上滿滿的殺氣,似乎燒到可以烤肉了。 「唉呀,大事不妙,老婆妳別生氣……噫!」 於是,還沒來得及──可能也沒膽阻止自己的老婆大人,陸家老爸只得慢慢地退回餐桌上頭去啃土司;沒過多久,兒子的驚叫聲還有逃跑時的腳步聲咚咚咚地從遠處傳來,似乎已經被母親給肅清是也。 沒隔幾分鐘,一臉灰頭土臉的陸羽也只能乖乖的在餐桌前坐好,啃起老媽烤好的奶油土司,十分陰沉的吃了起來。 「小羽……兒子啊,發生什麼事情啦?和老爸講講?」 陸羽不理他,繼續啃他的土司。陸羽的爸露出了難過的表情。 「那白鷲呢?怎沒下來吃早餐。」 「不曉得啦,不要管他。」陸羽兇巴巴地說道。 「噯……那你媽媽呢?」 陸家老爸看見兒子下來餐廳吃飯了,卻還不見老婆回來,老婆丟在鍋子上的培根要煎成焦碳啦!聞到了燒焦的味道,但還沒等老爸開口,陸羽已經丟下土司走到鍋子旁,把有些焦掉的培根撈了起來,順手還打了顆蛋進煎鍋裡頭。 「你要荷包蛋還是炒蛋啊?老爸。」 「炒蛋好了──」 「喔,好。」看來陸羽不止是樣子有些沮喪,就連語氣都很沮喪。看來他正在為自己找事做,以宣洩煩躁的情緒。 結果直到陸羽爸把桌上的早餐全吃光了,就連果醬也差點要整罐挖出來吃光,但等來等去、硬是等到上班就要遲到了,還是等不到老婆大人露面替他送行。最後自己一個人黯淡地拎著公事包出門時還忘了拿外套,讓陸羽追著上去給他送外套。 「小羽──爸爸回來的時候,你要和爸爸說是怎麼回事喔!」老爸臨行前還不忘悲愴萬分的喊道,但這只讓陸羽覺得老爸真是有夠會替人增加煩惱。 「你快點去上班啦!」 於是看起來又更加難過的爸爸,就這麼被陸羽趕出了門。站在家門口,看著開車遠離的老爸,雖然心裡覺得有些殘忍,不過想到接下來要面對的是更加討厭的事情,也沒心思去想老爸在家裡頭的地位了。 其實陸羽和白鷲會吵架的原因,應該要從前一天晚上開始說起;又或是從更前一點的事件開始說起,大概要講回白鷲被大妖襲擊的那時候。 記得前不久,陸家的小妹陸瑕,和她的好朋友愉芬、還有那隻老是在陸家裡跳來跳去的黏人小狐狸,一起在某間奇怪的大樓裡撞到了怪異的事件。兩個女生都被這事情給嚇到了,隔天也都請假在家裡休息。 之後,不知道為什麼,連同帶著白鷲一起去愉芬家探望的陸瑕,三個人又在愉芬家遭到大妖的襲擊。 就陸瑕那種誇飾法滿分的敘述法看來,那個大妖真的是非常之可怕,不止會噴火還會嘶牙裂嘴的亂吼亂叫,頭上長角、被打傷還會亂噴黑血,樣子有夠猙獰恐怖的。可惜誇飾法滿分,並不代表整篇作文也滿分,陸羽聽來聽去,也只覺得自己的妹妹可能哪隻腳踩到了什麼時空隧道,所以看到了恐龍之類的東西…… 那隻大妖究竟是什麼樣子?陸羽仔細的問過當時也在場,不過好像是昏迷不醒的白鷲,只見白鷲苦惱的想了想,最後才告訴陸羽。 「你記不記得,那天你要陪我去辦手機的時候,在火鍋店前面撞到一個男的?」 「記得啊……我想起來了,那個長得很漂亮的男孩子對不對,那個漂亮到不行的傢伙。我本來想和陸瑕說的,不過忘了……和他有什麼關係?」 「就是他啊,那個大妖就是他。」 「啥?」 那個少年嗎?看起來比自己還矮上一個頭,很像混血兒的傢伙? 「不……不會吧?原來他就是大妖?該不會是因為我撞到他,他不高興了?」 自己居然會碰到那種因為在路上誤撞對方肩膀,慘遭被拖進暗巷圍毆的事情?這聽起來明明就像是表哥才會遇到的事情啊! 白鷲苦笑,雖然很想替表哥講些什麼好話,不過想不出來。 「的確就是他,可是我也不曉得為什麼……」 仔細想想,他根本不曉得為什麼,也不懂那個少年究竟是誰;待在白鷲夢中的陸尋說,他叫做十五夜,但除了這一點,陸尋什麼也沒有和他講;就連當天陸尋為什麼要侵佔自己身體的理由他也不明白。 雖然因為陸尋的幫助,總算是讓大家逃過一劫,但那也並非是白鷲的力量;謎題太多,白鷲現在懂得的也實在太少,不過危機感是一定有的,憑著他身為式神的直覺,他總覺得,不管是那個少年、或是夢中的陸尋,似乎都不是什麼善意的存在,至少不是值得接近的人。 於是在那之後,白鷲數度拒絕與陸尋在夢中對話,這陣子白鷲很認真的開始思考起,自己究竟能夠做些什麼? 老爸和媽媽的式神算是白鷲在這個家裡的前輩,以前的白鷲從來也聽不懂他們在說些什麼,不過自從小羽受傷、自己肩上的紅色刻紋消失之後,白鷲突然間就開始懂得他們所講的話了。不是懂得鳥語,而是式神的語言。 感覺很奇怪,耳朵裡聽的明明是啾啾的鳥叫聲,腦袋裡頭卻能夠直接翻譯成聽得懂的中文;外頭普通的鳥叫就完全無法聽懂,但雁寒和血戮的話,他卻聽得清楚明白。 而且他發現了一件讓他很驚訝的事情,那就是、總是陪著媽媽一起看化妝品的雁寒……他竟然是公的。 沒人和白鷲說過雁寒是公的,白鷲當然也不會沒事把他抓起來看看,全是因為名字的關係,白鷲才會誤以為他不是公的;不過血戮倒確確實實的是隻公老鷹。 雁寒罵起人來還挺兇的,個性和媽媽很像;沒事就氣嘟嘟的飛到血戮的頭上蹲著,順便啄啄他頭頂上的羽毛,說要把他啄成禿頭鳥。 對鳥而言,站得比對方高,就是地位比對方來得高,更不用說這麼囂張的蹲在對方的頭頂上。幸好血戮的脾氣就和爸爸那樣,溫溫順順的,雖然有時候被欺負的模樣有點陰沉,但基本上是個不會生氣的爛好人。 發現白鷲能和這兩位前輩講話,兩位前輩的驚訝也不亞於白鷲;畢竟式神的種類各自不同,照理來說,要對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。 像是雁寒和血戮同樣是鳥類,因此也才能夠順利的溝通;但想要和非鳥類的式神溝通,可就得要看雙方的修行和才智如何。 雁寒和血戮的歲數差不多,雁寒的修行又比血戮來得好很多,但即使是如此,雁寒也是花了十來年的時間,才慢慢將自己轉化成精,修出靈氣,最後得以和其他的妖靈或是式神們溝通。畢竟式神的本質就和一般的妖沒有兩樣,剛出世的式神就像剛轉化成的妖,多少會有些問題,不過同樣也能用一般妖物的方法去克服,可是白鷲,他忽然能夠聽懂大家說的話,的確是有些不尋常。 「我說白白啊,你的樣子看起來,感覺和我們不太像了呢……我也不曉得要怎麼說……嗯……」 血戮思考了起來,啪的振翅飛到了白鷲的肩膀上頭,然後用利爪撩開白鷲的後衣領,白鷲嚇了一跳,但只能乖乖的坐好不敢亂動。 「他身上的那個血印消失了呢。」血戮伸伸爪子,對著雁寒說道。 「真的假的?還是只是藏起來了,白白你有藏起來嗎?」聽道,雁寒也啪噠啪噠的飛上了白鷲的頭頂蹲下,一齊親自確認。低頭一看,白鷲背上的血印還真的不見了,就連這兩隻視力超好的鳥類,都看不出個所以然來。 「我沒有……我不曉得。」 「那還真怪,你去找懸江問問看啦。」 「懸江那傢伙聽不太懂我們講話,你自己去問,這次的醫官也靠不太住。」言下之意指的是,上一個醫官好欺負多了。 兩隻鳥叨叨唸唸的停在白鷲的身上,白鷲只覺得頭和肩膀都好重,可是之前在刻印消失的時候,他就已經問過懸江一次了,但懸江沒有回答他,只和他說沒事,別放在心上;至於小羽,他說如果很在意那個刻痕的話,拿麥克筆畫回來就好了嘛──他的建議完全沒有實用上的價值。 「不過你能聽得懂我們講話真好,有個人在比較方便呢!」 「倒也是,白白,你可以幫我買一下雜誌嗎?這期新的都快下架了,不過易恆老是忘了幫我買。」 「順路幫我買紅豆餅。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